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纪检人风采  > 纪检人·手记

手记 | 两间“清”瓦房

一身正气,两袖清风,居领导岗位十余年,主持修建过多个重点工程,他留给子孙后代的所有资产,仅两间青瓦房。这就是我的外公,一名平凡的党员干部。

记得有一年盛夏,外公带着我徒步回老家,十几公里的路程,对于年幼的我来说,走起来很吃力。一路上外公背我一段,我自己走一段,走着走着,一辆吉普车突然在我们身边停下来,车上的人笑盈盈地对外公说:“郑行长,又要回老家吗?来,上车!”

听到有车坐了,我好生欢喜,终于不用走路了。可是,外公却说:“不用了,我已经退休,没做公家的事,就不能再坐公家的车,再说,我还想一路看看风景呢。”

几番推脱后,我们终究是没有坐车,沿着那条公路,直到天黑才走回了老家。

年幼的我觉得委屈,回头就把这事告诉了母亲。母亲听后,说:“你外公向来是不占公家便宜的。”

随着慢慢长大,我渐渐知道了更多外公“讲原则”的事迹。比如,在他担任原绥江县板栗区区长的时候,只要经人推荐,便可招录一些符合条件的人进入编制。外公推荐了许多人,却从未提及自己的女儿——我的母亲。哪怕同事们都劝他:“你只有一个独生女,不要让她在农村吃苦,推荐来区里上班嘛。”他也总是笑着说:“农村也是一片广阔天地,照样可以干成事情哩。”也因为这样,母亲最终也没能走出农村。

我曾问过母亲:“妈,你怨外公吗?”

母亲叹了叹气,缓缓地说:“说不气是假的,当时我的心里很委屈,但现在理解了,因为你的外公是党员。”

心有所信,方能行远。这就是我的外公,记忆中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。他穿着朴素,常把“衣服够换洗就可以了,买多了也穿不着,浪费”这样的话挂在嘴边;他生活简朴,喜欢吃鱼,把偶尔买条鱼“打牙祭”当做生活中最大的奢侈……

外公退休后,他用仅有的积蓄,在离县城约三公里的地方修建了两间青瓦房。后来,外公去世了。母亲检点他的遗物,存折上几乎没有余款。母亲合上存折,说:“他这一生,唯一留给我们的就是这两间青瓦房。”对啊,就是这两间“清”瓦房。(石正芳)